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卫刚的博客

何卫刚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何卫刚,籍贯陕西西安。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学博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专业博士后,现在乌鲁木齐市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为什么要重提坚持市场导向的重要性?  

2011-04-23 22:55:14|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要对中国是否是一个市场经济的国家,做一个问卷调查,毫无疑问,来自国内的绝大部分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在我们的生活中,已经很难找到不同市场发生关系的人或者事了,也就是说我们的社会已经高度市场化、商品化了。但是很长时期以来,美国和部分西方国家却一直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国家的地位,理由是在我们的经济政策中,国家对经济的干预成分,一直大于市场本身对经济的调节。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大来看,一方面我们可以说美国人是想把经济问题政治化,因为就今天中国的实际情况而言,我们确实是走在市场经济的大道上。但是,另外一方面如果我们不对自己的经济政策做一些调整,不断减少政府对经济事物的干预,中国经济全面融入世界经济的过程,可能就会被不断地延长。特别是在是全社会高度重视民生问题的今天,如果我们不去强调坚持市场导向的重要性,听任一些地方政府肆意放大行政干预经济事物的能力,它所产生的影响,无论是对推动市场经济改革,还是对解决民生问题,都将产生极大的负面效应。
  以经济增长为例,虽然无人会怀疑中国经济长期以来的高速增长,主要得宜于市场化改革这一观点,但是就增长本身而言,它首先是以企业家为代表的市场主体,对稀缺资源进行合理配置所产生的直接效果。也就是说创造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主要力量是以企业家为代表的市场力量,而不是政府。政府对市场的调控作用,主要体现在市场失灵的时候,一旦市场功能得到恢复,政府的调控就应适时退出。同时,由于在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市场失灵只是一种暂时现象,因此,让市场在更多的时候说话,才是市场经济的根本。但是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由于30年的市场化道路,相对还比较短,而我们在这段时间里,在进行市场化改革的大背景下,依靠政府的行政手段,创造了太多的经济奇迹,因此,针对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长期出现的低增长现象,很多人对政府主导的投资及出口拉动型模式,产生了极度的偏爱,进而出现了过度依赖行政手段,甚至是无限放大调控能力来继续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的趋势。例如,在当前治理通货膨胀的过程中,有人就主张要不断放大政府对货币政策的调控作用;同样,在解决一些民生问题的时候,也有人过分强调动用行政手段等,如果不对这种趋势和现象加以警惕,而听任一些政府部门对经济的过多干预,最终,它将会以吞噬我们多年建立起来的以市场为主体的运行体系而收场。因此,强调政府对市场的适度干预,就显得非常重要。
  在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虽然政府的职能是提供公共服务和参与市场管理,但是我们一定要明白这种管理主要是指适度管理,而且它适用的范围,又主要是指在市场遭遇突然变故,例如,物价上涨较快、通胀预期增强、失业现象加剧时,政府才能够出面干预经济运行。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讲,以凯恩斯主义为代表的政府干预理论,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体现的是帮助政府如何处理经济危机的应急理论。它从来就没有回避,在危机得到有效控制后,政府的有形之手,应适可而止的事实。
  "十二五"时期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强调发展质量重于发展数量的同时,如何既要解决好大量民生问题,又要保持合理的经济增长。由于我们只能在市场化的道路上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因此,不断强调政府对市场的适当干预,就显得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处理民生需求方面,由于解决民生问题的主体是各级地方政府,而各级地方政府又十分热衷于用行政手段处理问题,因此,如何有效防止地方政府以民生为借口,采取非市场手段,甚至是破坏市场经济运行的方式,就成为未来一个时期我们工作的重点。只有认识并解决好这一问题,才能够保证我们在市场化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