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卫刚的博客

何卫刚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何卫刚,籍贯陕西西安。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学博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应用经济学专业博士后,现在乌鲁木齐市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投资失灵后怎么办?  

2012-09-27 18:43:40|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30多年的发展过程中,以政府投资为主体的功能性作用功不可抹。也正因为如此,总结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还是那句话:以政府投资(中央和地方两极政府)为主体的大规模资金运作,是创造中国经济奇迹的最根本原因.
  由于经济活动已经越来越深地镶嵌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随着政府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投资效用的不断减弱,我们的总体经济已经进入政府投资失灵后的低靡阶段。不但增速开始下降,而且经济结构的调整步伐也在不断放缓。这主要是因为市场经济的运行法则,强调的是按照规律去发展.因此,当地区经济的内外环境发生变化,经济主体的结构、规模及发展方式也都在发生变化的时候,无论是强调调整经济结构,还是稳定经济增长,都不应该单纯地从主观愿望出发,为调整而调整,为增长而增长,而是应该根据变化了的市场形势,适时制订和实施新的发展战略及措施.特别是在以政府为主体的投资失灵之后。
  对于当前处在低增长困境中的中国经济而言,如果还是把政府性投资,作为稳定和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手段,把增加对基础设施和产业:交通、能源等方面的投入,作为实现经济增长(保持8%或者7.5%)目标的唯一方式,经验告诉我们,宏观经济目标届时很可能会实现,但是在微观经济方面,例如CPI、PMI、PPI,以及股市、房市、国民收入等方面,衰退现象会依然存在.这不仅是因为我们的投资的方向,偏离了整体经济的实际需要;更是因为保增长、稳增长的目的,同解决当前实体经济,尤其是数量众多的中小型企业面临的难题,出现了偏差.也就是说,如果继续实施以政府投资为主体的刺激措施,虽然能够解决短期的经济增长,但是,同时它也会为今后经济的长期发展,埋下了新的“定时炸弹”,进而使得出发点和目的地之间的距离,不是在缩小,而是在加大.
  根据国内外的经验,由于微观经济更适合作为一个国家的经济晴雨表,因此,把实现经济增长目标,同改善它的微观经济环境,而不是把它同宏观经济的改善放在一起,就显得非常重要.
  目前,应该承认,过去非常有效的依靠政府财政投入,把改善各地基础设施,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做法,已经不再适用于解决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经济难题。这不仅是因为当前的经济危机是全球性的,解决它首先需要全球合作,同时,依赖于不合理税收制度积累起来的国家财力,在连续多年的低效率投入之后,已经很难再继续保持实施大规模投入的能力。所以,转变发展理念,正视实体经济的具体困难,盘活社会资本,利用投融资公司、信托等市场手段,把来自市场方面的社会资本,作为改善微观经济和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方式;把政府手中的资源,主要用于建设和培育以市场为主体的投资环境,既有利于市场经济自身发展,提高投资效率;也有利于减轻地方政府负债发展的压力,减少官员寻租、腐败的机会,进而扩大市场调节在经济运行中的主动性,并且帮助政府实现职能回归。
  从国际社会目前应对危机的措施来看,虽然投资拉动始终是各国的首选。但是,由于投资主体的不同,进而使得投资效用的发挥,呈现出不同的效果。作为摆脱危机的重要工具,以社会资本为主体、市场化运营模式为根本的投资行为,因为效率更高,效果更好,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采用。它提示我们,无论是采取一揽子的刺激计划,还是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今后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导向,都应该放在如何培育和发挥社会资本的主体作用方面。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再要启动1.1万亿政策性投资计划,来稳定经济增长,其重心应该放在,如何把它搭建成为一个能够吸引社会资本参与的投融资平台上,而不是仍然用于政府项目来发挥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